以運動科學進行的「翻轉教育」

臺灣體育推廣協會 運動影像紀實計畫 2020年度報導

斗南高中舉重隊:吳宗嶺教練專訪

撰文/李芝菁      攝影/李芝菁、洪立

 

斗南高中舉重隊吳宗嶺教練(吶喊者)於109學年度全中運賽場為選手打氣

   

談吐風趣、思維飛快的吳宗嶺,從體育行政轉換跑道,來到斗南高中舉重隊擔任第一線執行教練。他笑稱自己相對於楊勝雄,是屬於講話比較沒人會怕的「白臉」角色。年輕、和選手沒有距離感的他,有非常旺盛的求知慾,像塊無限擴張的海綿、時刻吸收新知,並將所學回頭灌注到訓練現場。

 

Q: 和楊勝雄教練的分工模式?

我在國家隊有經歷過俄羅斯教練的帶法,但之前都是學皮毛,不足的部分是我進來之後跟學長(楊勝雄教練)反覆做討論、補充上去的。他給我很大的權限,但也要背負很大的責任。

之前跟學長會出各自的menu,可是後來發現這樣不行,各自執行的話,隊上向心力會落差很大。所以跟學長有一段時間磨合。不是摩擦,而是磨合。學長會講出一些我沒辦法回答的問題,我就必須要去思考,我給的menu、我給的方針,是好還是不好?學長常常會說你這樣排「太粗了」, 要排細一點。

譬如說下午要做腿部的訓練,你早上讓他跑衝刺的話 會不會影響?可能會。所以必須要有那把尺。對他太鬆,他本人也會太放,畢竟如果是國家等級的好選手,他心智必須要能抗壓,但是相反的科學化訓練之下他如果沒有足夠的體力,課表再怎麼漂亮,他一下子就「臭灰搭」了、就焦了。那把尺可能慢慢的才會做到很細。

學長比較像黑臉,我像是白臉。但其實我是屬於那種「鐺鐺鐺」的(註:周星馳電影『大話西遊』中著名橋段,唐三藏對孫悟空不斷地傳道教誨),常常苦口婆心講不停。

 

吳宗嶺於練習前說明課表

 

Q: 在課表安排與引導選手上,有哪些特別注意的部分?

我們台灣的舉重體系一直以來比較注重下肢力量,反而我到俄羅斯的時候,發現他們比較看重軀幹跟上肢。上肢有上肢的好,下肢有下肢的好,所以我現在會去分析哪個會讓隊員產生疲勞、不平衡,會跟學長討論如何在既有的優勢上去做追加。

但是這個追加又不能讓他們「臭灰搭」,燒過頭就變成,練一個禮拜天、然後一二三四五六全部放假(笑)這怎麼行!其實我「鐺鐺鐺」半天沒用,他們燒焦一次自己就明白了,有任何狀況就會主動來跟我講。

舉重是大強度的肌肉收縮,選手會貪心、想舉得更重,但這樣造成的傷害就會擴大。如果是拉傷,要好就需要一兩週,他就會急,急的時候就會更貪。我的課表可能百分之七十或八十,如果他熟練度有到,想要衝,來跟我講,我會幫他看。我們會告訴選手,衝了要有用,所以重量會有一個明確的限制。當然也會怕因此教出太軟弱的選手,只能說我們也還在試驗這樣的科學化方法。

所有運動項目都一樣,「力量、技術、心理」,到了比賽最關鍵就是心理。大家在賽前,力量、技術一定都是長時間去準備了,但是人格特質、家庭環境之類的,在當下比賽情境中就會顯現出來。愈來愈興奮?還是愈來愈怯場?或是慢熱?或是失敗第一支壓力就變很大?教練就要去輔導,去哄、去鐺鐺鐺(笑)

 

Q: 選手對於科學化訓練的理解度與接受度?

運動科學化訓練剛引進的時候,學生有些不夠了解,會質疑這個課表為什麼要反覆做同樣的事情。但經過我們解釋,他就會了解有實質的功效。學生如果訓練一直看不到成果,臉上表情還有動力都會下降,但是當專項成績開始長出來了,他們才會知道,這個效率是最快的。

以前看教練好像沒什麼,唸一唸講一講就行了。不是喔!給他東西的話,成果要出來;沒出來,必須時時刻刻做檢討。當選手時覺得晨操好累,當教練更累!還要盯他有沒有睡好!有時候用問的他講不出來,要從他的body language去觀察,看他是不是在累了?學長有時候會跟我講說,「你看他在敲了,他等下一定過來找你」果然就過來了……(笑)「教練我這邊痠」 好!馬上菜單做調整。

每個選手需要的東西不一樣,所以我的menu特性是:在大鍋菜裡面會有不同的營養可以攝取。這個是我在俄羅斯教練身上學到的。青年運動員的訓練會比較全面性;到選手成熟一點,譬如高中或大學,基本上技術成熟、力量也差不多之後,才開始有針對性地去抓出來。力量是基礎,技術是關鍵,心理是決勝。所以,我們會把本錢先拉足。

 

Q: 想透過舉重培養出什麼樣的選手?

我們去國外看選手訓練,他們不用教練,就會自動自發,因為他明白這個東西對他是有用的。早上晨操一個教練都沒有,可是他們就會自己在那邊做一些暖身或是力量的動作。台灣的話,可能就會需要教練去盯著。

以教練來說我們就是做「翻轉教育」,讓他們自動自發去想,這樣子他們畢業之後才懂得怎麼去教別人。當自己的方式產生不了效果,他們才會反向思考:我要怎麼教,才能達到我要的效果。這是教練必備的,就像麥當勞不能只賣A餐、想賣給全部人,不行!一定會有一個組合餐。這就需要獨立思考。

會頂嘴的選手,成績其實很好。不頂嘴的,可能老師說什麼就是什麼,卻沒有獨立思考的方式。有想法的選手,比沒有想法的選手好,但想法太多也不行……所以這就是教練要去調整的地方。我們當教練的也不怕衝突,我們會講道理。

 

Q: 如何保持作為第一線指導者的熱情?

我的興趣就是組合,我喜歡把各個訓練的優點全部塞進來,其實滿貪心的,會貪!一定會貪!有貪心的教練就會有貪心的選手。如果我不貪,選手就停滯了。但是貪的情況下也要維持選手的穩定,那需要經驗。所以我會一直跟學長還有其他項目的教練交流。

我也會去看田徑、去看羽球之類的,去看他們怎麼訓練,也會去分享我的想法,我喜歡那種研究生的精神,不行的話我也能得到一個不行的範例,以後會更好。我喜歡分析、解決、突破,人生就是這樣子啊!

我現在也會自己操作貼肌貼,還會一些傷害防護、伸展之類的。有空我都會去上一些課,為了老婆我還有去上產護、去學凱格爾運動,那些媽媽上的課。上完之後想說,這也是一種專業啊。

 

吳宗嶺教練(左一)與楊勝雄教練(右一)於109屏東全中運賽場外

 

Q: 舉重的未來發展性? 

現在我們的「行銷方式」會開始不一樣,招生的時候會去強調肌力訓練、重量訓練,會跟其他的項目做出一個區隔。家長會問啊,這個「練完可以幹嘛?」我們就可以回答,健身房、健康管理、或是抗老化訓練,這些都是未來的產業。你來,縱使沒有成績,但會有一技之長。

所以科學化訓練這麼早接觸,他不用等到大學就能夠去教人家這些東西,等到畢業之後再去補一些證照、經歷,他就夠有生活用的技能。現在外面舉重很夯,你如果是選手出身、練了這麼多年,再加上有證照,消費者是會信任你的。所以我們會灌輸選手這些觀念,他們畢業去念大學,我們也會鼓勵他們證照要拿、要兼顧學業,畢業之後可以更快進入健身相關產業。

我們這邊所有新生進來都可以參與教學,有問題都可以來問。可惜舉重在雲林就我們這一間,所以我們會計畫性向外去做拓展。北彰化很多,七八間,我們會去交流比賽。

不只舉重,台灣其他運動項目的基層,有去跟國外最新觀念接軌、做整合的話,會變得更好。只有積極去學新東西, 一個團隊才會有他的優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