腳踏實地打造基礎,無論舉重或人生

臺灣體育推廣協會 運動影像紀實計畫 2020年度報導 

斗南高中舉重隊:楊勝雄教練專訪

撰文/李芝菁     攝影/李芝菁、洪立

 

斗南高中舉重場 2007年以政府補助款建置,至今仍是雲林最完善的舉重專用場

 

拜訪舉重練習場,聽覺感受充滿震撼,每分鐘、每個角落、每一次槓鈴被高高舉起後沈沈落下重擊地面,清脆又充滿穿透力的巨響彷彿能貫通心臟。在這樣的環境,我們的提問必須將音量開到最大,習慣吵雜的教練和選手們則游刃有餘地以中氣十足的聲音回應。

「我們的基礎都是廖志明教練打下來的!廖教練打的基礎,我們就是繼續傳承下來而已。」斗南高中舉重隊現任教練楊勝雄強調。他尊敬的廖志明教練,曾代表國家征戰亞奧運,退役後深耕基層發掘好手,除了是楊勝雄的啟蒙教練,更帶領名將陳葦綾在2008年北京奧運48公斤級奪金,為國內舉重界傳奇人物之一。2005年,廖志明在斗南高中創隊,從無到有、 胼手胝足,成長到今日已有穩定的競技成績。

 

科學化訓練,從基層開始

正式進入斗南執教前,楊勝雄人生有一半以上的時間,也都待在左營的國訓中心。國訓中心像他這樣的選手不在少數,以中心為家、為亞奧運奪牌這個大目標奉獻難以數盡的青春歲月。下基層後,他把國訓中心的運動科學訓練系統「複製」到斗南。

看似單純的舉重動作,可以拆解成十幾個部分;那些不易喚醒的深層肌群,都能各自以科學化方法訓練強化。「舉重其實是滿複雜的動作,打基礎可能要整整一年。」楊勝雄說,「初學者要先看資質、關節強度,身體姿態等等,然後再評估整體肌肉。關鍵其實是體態,因為舉重的輸出來自關節強度,初學者要從體態開始矯正。在我們這裡,解剖學的書連國一新生都要去看,理解如何叫出正確的肌肉。」楊勝雄追求的是,有效率又不易受傷的訓練模式。

 

斗南選手進行豎脊肌矯正的操作

 

「豎脊肌矯正」是入門不久的選手每天必做的日課。這套方法經由醫師、物理治療師以及運動防護員認同,操作上由選手以背部承載槓片進行弓背運動、強化脊椎周邊的肌肉。「舉起的時候,背的關節如果有一截彎掉,重心就會整個跑掉。矯正是把脊椎旁邊的肌肉縮緊,讓脊椎的角度正確。」楊勝雄說,「頸椎、胸椎、腰椎的位置,要去訓練周邊肌肉保護好,接著三關節固定好,然後才是肌肉用力。」所謂三關節指的是:踝關節、膝關節、髖關節。「三關節是舉重裡面最重要的。講更廣一點,其實所有運動的力量,都是從這三關節裡面發動。」

 

舉重運動的困境  

楊勝雄不只一次言及,舉重牽涉的生理力學機制,是許多專項運動的基礎。但一般大眾對舉重的種種刻板印象,讓國內舉重隊招生大不易,選手來源必須仰賴許多其他參與人數較多的運動種類。

「我們這邊,有棒球跨舉重的、有田徑跨舉重的、有鉛球跨舉重的、有羽球跨舉重的……」各單項運動之間的選材戰爭,從國小階段便燃起戰火,楊勝雄會去縣運會尋找有潛力的選手,詢問他們有沒有興趣為自己尋求更多可能性。

「我第一個出發點會是說,你就先來嘗試看看這項運動,在比第一場賽事之前,堅持住一段訓練過程。比完第一場比賽之後再來說,你有沒有想繼續練?你要不要給自己一個機會?」他對於能不能留下新生採取開放態度,「至少好好地了解過舉重是什麼,我們再去談你喜不喜歡。」

 

楊勝雄教練於練習前進行課表說明

 

楊勝雄非常重視階段性目標設定的重要性。「每一場比賽結束,我都會問選手你還要不要練?譬如七月全中運完,你下一場比賽目標多少?要不要練?我覺得合理,我們就走下去。每一場都是這樣,從零開始,再慢慢去追求我們共同的目標,一起完成。」楊勝雄說,這是他心目中教育的一環。來自四面八方、家庭與社經背景各異的選手們,並非每個人都會長期在舉重之路上負重前行、尋求那終極的悟道。但那也無所謂。

「我們不會給選手不切實際的目標,我們注重的是練舉重可以怎麼幫助他、給他學習的機會。所以舉重其實也是一個生涯規劃的場域。」楊勝雄說,隊上有位選手條件不好、要拿全國前三不太可能,「但是他夢想是當警察。」於是楊勝雄讓舉重場成為這位選手追夢的助力:「當警察抗壓性要很強,你要會保護自己、你要懂得領導、知道行車糾紛的時候要怎麼跟人家講話。所以我們會引導他,讓他在訓練的過程中去當一個領導者、去帶領學弟學妹,去栽培他第二專長的能力。」

斗南選手練習風景

 

我覺得你可以,你也要相信我  

斗南高中舉重場看不到太多上對下的命令或批判,更常見的是教練與選手、選手與選手間頻繁討論溝通的光景。針對訓練目標設定、操作過程中的身體感受、動作的細微修正等等,只要對話開啟,雙方即是互相尊重的平等立場。對等的前提是,選手必須「為自己負責」ーー旁人只是陪伴與輔助的角色。

「你必須了解自己需要什麼、如何照顧自己。」選手如果對某些事物、某些訓練法有興趣,首先必須自發尋找相關書籍或資料,而不能當伸手牌。「你要對自己喜歡的東西負責任,成績都是後面跟著的東西。你說你要全國冠軍,好,我們會協助你!但是你要了解自己,為自己負責。」

講到這裡,楊勝雄的語氣非常堅定。即使面對來自弱勢家庭的選手,他的原則也不變:「我還是會要求家長要負起一定的責任,基本的撫養還是要做到。不是說選手丟過來給教練,就沒事了。經濟上的援助也是,我會跟學生講,你『需要的』跟『想要的』,是不一樣的。真的需要的,我們都可以想辦法幫忙,但如果你想要iPhone11,你要自己想辦法。」

只有做到徹底理解自我、為自己扛起獨一無二的責任,才能看見內心真正的想望、腳踏實地開啟追夢之路。

「夢想愈大愈辛苦。我的夢想是奧運,以前走這條路曾經被很多石頭絆過,所以我不會讓選手再被絆倒一次。」楊勝雄眼裡透著堅決的光:「你只要能夠承受我的嚴格要求,我們就一起走!往最高殿堂的路我知道該怎麼走,如果你有那個條件,我一定會帶你去。就看你願不願意,相不相信自己,相不相信教練。」 日夜相處、同享喜怒哀樂的選手就像是家人,「我覺得你可以,你也要相信我!」

 

斗南高中舉重隊現役選手(楊勝雄教練提供)

 

舉重界的新未來

「練了會變成大塊頭」「感覺很無聊」「奧運再來關注就好」……等等,舉重曾經背負眾多負面標籤,離一般人的生活相當遙遠。這樣的狀況在近年運動科學觀念普及、健身風潮興起後有所變化,「現在的健身風潮,對推廣舉重運動非常有加分效果。你看,一次舉重的動作,可以練到多少東西。換成其他練單一肌肉的器材,可能要分開來做十組才有效果。」

楊勝雄強調,舉重其實是非常生活化的動作,我們日常可能每天運用而不自知。他也將這樣的概念用以招生、嘗試說服家長,舉重能為學生帶來不一樣的未來—-無論你想當的是教練、體能指導員、運動防護員,或是乍看之下和舉重沒有太大關係的人民保母。

楊勝雄最後提到舉重界為向下扎根所做的創新:品勢比賽。這是在小六、國一層級進行的嶄新嘗試,重視選手儀姿、體態、動作正確性,槓鈴只有六、七公斤,大幅降低受傷風險與技術門檻;首要目的,是讓小選手體會舉重的魅力。「評分看的是有沒有抬頭挺胸啦、脊椎有沒有彎之類的,畢竟現在練舉重的人數愈來愈少了,小孩子要接觸舉重比較不願意。」2019年,中華民國舉重協會開辦以品勢為主體的第一屆「全國技術錦標賽」,期待讓這個相對冷門的我國奧運強項,更加滲透基層角落。

舉重運動的魅力,仍需要更多理解與推廣,成功與否的關鍵也許就在於:像斗南這樣具有理念的基層團隊,能夠堅持得多久、走得多遠。「要謝謝雲林縣政府、斗南高中校方、還有舉重協會,一直以來對我們的大力支持。」楊勝雄說。踏著前人打下的堅實基礎、懷抱對各方支援的感謝,斗南高中舉重隊將繼續前行。

 

斗南高中舉重隊與臺灣體育推廣協會採訪團隊合影。左四楊勝雄教練、右一吳宗嶺教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