運動影像紀實2019:台東傳福盃

(本系列為「運動影像紀實計畫」2019年3月於北投展出時會場使用之圖文,經重新編輯整理上傳)

Story #1: 傳福盃青少棒少棒錦標賽,2017.10

傳福盃看來和任何基層棒球賽事沒有太大差別。來自科班球員們的高水準投打、迴盪場中教練的怒罵聲、空蕩蕩只有親友加油團的觀眾席。不一樣的東西可以翻開秩序冊找到:第一頁就言明,這個涵蓋青少棒及少棒的盃賽,最大目標是推廣「傳福精神」。

很難一言以概之的傳福精神,我嘗試用「在競技場域落實生活教育」來說明。基層賽事常見的菸酒檳榔,從球場內到觀眾席一律禁止出現(球隊有向觀賽親友宣導的義務)。此外,賽前賽後都要持校旗列隊,開閉幕典禮也必須出席。

「我知道很多球隊都沒做到。」有天和傳福盃主辦人Barry吃飯,他淡淡地說。我想起白天看球時,眼角餘光掃到幾位躲到觀眾席邊角點燃菸草的中年大叔,還有身邊散落裝滿檳榔渣的紙杯。領隊會議上,所有球隊代表一致同意傳福精神的重要性,然而這份認同轉化成實際行動時,卻像遺落大半的缺角拼圖。「不過,我覺得只要還有球隊認同,辦這個比賽就有意義。」

Barry步入中年後才接手這個父親創立的賽事;他長年在外經商,賽務委託他人,只能在正式開打期間露臉。他感慨又明確地指出,關鍵仍是比賽結束、回歸社區之後,孩子們日常生活中,接觸到何種榜樣。「隔代教養的,單親家庭的,爸媽賭博還打小孩的。我知道這種狀況很多。你在球隊講了半天精神態度教養,小朋友回家他看到又是另一回事啊。」

傳福精神有沒有在孩子心中撒下火種?如果有,是否在某個高風險家庭中又被無情捏熄,這些不是Barry或任何人能控制的。我彷彿在這短短的兩週盃賽中,目擊了教育的有限性。

但所有深刻重要的行動,可能都是從「理解有限、接受有限」開始踏出第一步。